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
我师娘和师妹

提示: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辛双清闻言,只得叹了口气,慢慢地转过身子,成狗趴式地趴在地上,丰臀高高地翘起,然后回头望着我,“好徒儿,师娘等着你的惩罚呢……

我走上前去,将师娘下身还残留的道袍撕去丢在地上,然后拉下来亵裤,这时双清那雪腻玉穴上的浓密乌黑的阴毛都已湿透,分贴再两边腿根上,露出了那个浓艳淫糜的玉洞来。但我现在却不是要玩弄这个小穴,因为师娘的小穴被我开发了几次之后,再加上人到中年的缘故,已经沒有多少弹性,难以刺激到我身经百战的肉棒了。所以现在我给师娘的惩罚就是,要她用她的后庭菊穴来满足我…此时我们身在师娘房后的小练武场上,幕天席地,午后勐烈的阳光照在师娘高高翘起的丰臀之上,湿润的淫水在阳光下反射着淫靡的光芒。这一切都刺激着我激动的神经。我扶着跨下的坚硬的大肉棒走上前去,硕大的红色龟头抵在了师娘的粉臀那美妙的菊花蕾上,师娘的口中已经忍不住地呻吟着,我开始让肉棒一点点地往师娘的菊穴深处进发,随着肉棒的逐步深入,师娘尚称得上俊俏的脸上显现出了销魂蚀骨的媚人神态.

“好……好难过啊……慢……轻一点……”慢慢地,我将自己炽热的肉棒全部深入了师娘辛双清的后庭,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玩师娘的后庭花蕾了,但是与以前一样,菊花蕾中那种强烈的紧缩感,肌肉的揉动都让我感到销魂无比。师娘的口中开始了无规律的浪叫,我心想好在此地远离其他弟子的居处,不然怕是早已惊动其他人了。既然肉棒已经全根盡入,我当然也就不再客气,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肉棒可以更加方便的前后运动,便开始抽插了起来。尽管不是初次开垦,但是开垦后庭还是远难于在肉穴中运动,我不得不小心地慢慢运动着。“

啊……呜……快一点……不要停……” 师娘的口中发出销魂之极的娇声叫唤,让我不自觉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而师娘也随着我的加速而开始更加的发浪,腰肌扭动得如蟒蛇般激烈。我不得不两手抓住师娘的双乳,稳住了她的身形,然后才继续抽送,好让师娘进入最高的天堂……谁能想到,一个年过四十的清修道姑,云南武林知名的女剑客,“无量剑”西宗的掌门人,平素一向严肃,从不假人辞色的辛双清,此刻会比窑子裏的妓女还不如,象狗一般的趴在地上,高抬着屁股让自己的徒儿肆意的玩弄屁眼?

“喔…喔…喔…喔…啊…啊…啊…好…舒服…啊…好…棒…啊…我…好…快活…快…快…用力…用力…让…我…丢…让…我…死…唔…唔…喔…喔…喔……对…对…继…续…继续…喔…喔…喔…喔…喔…我…要…丢…了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我…真…的…要…丢…了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”

一旦抛开了平素展现在他人面前的面孔,辛双清在她心爱的弟子面前,显得格外的骚浪,也许她的本性并非如此,否则又怎能忍住丈夫死后十几年的寂寞?可是在这个似乎是上天派来带给她床第之间的快感的男人面前,辛双清无可避免地被驯化成一个淫荡的女人,一个谁也意料不到的女人。这时我看看火候已到,便将肉棒从师娘的菊穴之中拔出,师娘早知道我的意图,乖巧的转过身来,跪在地上捧起我还带着她菊穴余温的肉棒,毫不犹豫地吞到自己口中!这是我在和师娘无数次的交欢后教会她的一招。开始她死活不肯,但是最后在我以离开相要胁之下,还是勉强答应了,记得第一回舔肉棒的时候师娘差点吐了出来,但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

现在的师娘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这个要求。我也从中得到了不少的满足感,此刻师娘跪在我的面前,头上尚未除去的道冠似乎提醒着我她的身份,这让我感到更加的兴奋莫名。我抓紧她的头髮,让肉棒死命地盡根而入。师娘的脸形属于娇小形,浅浅的嘴难以容纳我粗长的肉棒,不由得秀眉紧蹙,从喉咙深处发出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的声音。

以前我有好几次想用肉棒直接插入师娘的喉道深处,但是每次只要稍一进入,师娘就会忍不住咳得无法承受,我也就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.师娘不停地用舌头四周舔弄我的肉棒,很快肉棒的四周便变得异常的湿润,我知道这是她为我下一步的淫穴之旅在做着准备。其实这时她下体的桃源洞早已经是氾漤成灾,何须再去润滑我的肉棒?不过我见师娘如此的渴求,心想也是时候彻底满足她了。便示意师娘停止舔弄.师娘听话地停下了动作,呆在那裏等我下一步的指示。我叫她站起身来,然后跃到我的身上,双腿环抱着我的腰。这对轻功不错的师娘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。师娘已经知道我要怎么玩了,这一招对她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,于是她便依言扑到我的身上,两腿大开,紧扣住我的腰肌。我用手握住肉棒,对准师娘的淫穴,“扑”的一声便插了进入,同时配合肉棒上顶的动作,将师娘的身躯重重的往下一挫,肉棒便勐地一下沖到了师娘的花芯处!

尽管师娘已是早有准备,但是这一下还是让她经受不住,“啊……”的一声惨叫,嘴裏的淫叫声更是惊天动地。我就这样一下一下有韵律的让师娘的身躯上下的抖动,同时抱着她在小练武场四周走动,这一来可让师娘爽上了天堂。只听见她呐喊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,眼中也开始翻起白眼,这正是她极度高潮的表现。可是相对于师娘而言,我就实在难以满足了,师娘小穴中的软肉已经失去了弹性,被充分开发的阴道显得过于松弛,这让我实在提不起兴趣。可是也沒有办法,只得将就一下,只求让师娘满意就是。终于,在活动了大半个时辰之后,师娘已经被连续的高潮刺激到了昏迷的边缘,我掌握时机,在师娘的淫穴喷出最后一股阴精的时候,松开自己的精关,让精液配合着师娘的射出直喷到她花芯深处。师娘发出最后一声销魂的呐喊之后终于晕了过去,我将她抱到房中,帮她盖好被子,便走了出来。

我先在钟灵的樱唇上深吻了一下,钟灵想起我方才在她的小穴上面舔弄了许久,舌头上佈满了她阴道中污秽的液体,不觉一阵噁心,紧闭着牙关,不肯让我的舌头伸入她的口中。我舌头顶弄了一阵,不得其门而入,心中一怒,伸手在钟灵小巧的淑乳上重重的捏了一把。钟灵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样的痛楚?惨叫一声,眼泪顿时便汹涌而出,紧闭的牙关便自然而然的打了开来。我趁机让舌头沖入钟灵的口腔中,贪婪地四下探索着。但是很快我就感到一丝的失望,相比钟夫人成熟甜美的滋味,钟灵的口中明显地表现出青涩和生疏,使得我感到十分的不盡兴。既然在钟灵的口中无法得到满足,而她尚未发育成熟的小小乳房也无法提起我的性趣,我便将注意力再度转回到她那珍贵的处女小穴上。我将肉棒轻轻地停在钟灵的小嫩穴上,龟头稍稍地顶开阴唇,伸入少许。钟灵的嫩穴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条短短阴毛,娇嫩的阴唇清晰可见,我这辈子还沒有幹过如此年轻貌美的处女,顿时心中一阵愉快,看来今天可以尝到以前从未尝过的美味了。钟灵不停地哭叫着,不像她的母亲只是小声地抽泣,钟灵哭得有点儿声嘶力竭,这让我更加增强了姦淫的欲望。我将龟头又深入少许,轻轻地点在钟灵的处女膜处,却马上便退出来一点;然后继续施为,再度进入,又是蜻蜓点水般一触既出…… 就这样,我一心一意地玩着自己乐在其中的游戏;而钟灵的处女身便不断地处于失去与不失去之间,个中的苦楚,只有钟灵一人知道……终于,我决定结束这场游戏,我伏下身子,在钟灵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小美人儿,哥哥这就来了,你就好好体味人间至乐的感觉吧。”钟灵止住了悲声,方才让我的肉棒不停挑逗的她,下身已经无法避免地湿润不堪,但却偏偏沒能享受到那一蹴而就的快感。这时听到我打算佔有她,明知失身已成定局的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期待还是什么……我见钟灵露出如此神色,知道其实她的内心也是有一点期待的了。于是我再不迟疑,将顶在钟灵阴道口上的肉棒一下便盡根而入!顿时玉门洞开,钟灵的处女之身便这样坏在了我这个淫贼的身上。破瓜的痛楚使得钟灵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叫,旁边的钟夫人也陪着女儿失声痛哭,但是苦于穴道被制住无法动弹,只得从口中发出无力的哭叫。夺去钟灵的处女之后,我却不急于抽插,我知道这时钟灵能够感觉到的只有痛苦,盲目的抽插只会带来一个死鱼般的女人,这点会让我十分的不爽。我将肉棒抵住了钟灵的花芯,然后一动不动,嘴唇轻轻地吻着钟灵痛哭的眼睛,将她流出的泪水一点点的吸入口中——泪水的味道是苦涩的,仿佛昭示着钟灵现在的心情。我轻轻地抱起钟灵,然后站起身来,肉棒仍然顽强地顶在她的花芯之上。钟灵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,只能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任由我对她为所欲为。我抱着她走到钟夫人的眼前,故意让肉棒上下抽动了两下,钟灵的处女落红便沿着我的肉棒,一点点地从阴道中流了出来。钟夫人近距离地看着女儿被淫贼如此地欺辱,却一点办法也沒有,只得无奈地闭上了眼睛。我得意地发出了一阵大笑,将钟灵放在了地上,然后自己一下便压在她的身上,肉棒开始慢慢的抽送。 钟灵的处女阴道非常的紧窄,如今我粗壮的肉棒插在其中,每一下的抽送也都会被钟灵的阴道肉壁紧紧的包围,其中的舒爽感觉实在是无以復加,怪不得人人都喜欢玩处女,果然有其不同寻常的地方。

每一次的抽插都将撕裂般的痛楚传到钟灵的脑海中,泪水早已流满钟灵清秀的面颊,钟灵已经发不出有力的哭声,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承受我无情的凌辱.经过上百次的抽插,我感觉到钟灵青涩的阴道已经略为适应我粗壮的肉棒,我慢慢地加快速度,破瓜的痛楚已经慢慢的消失,是时候让钟灵体会真正的性交乐趣了。我一边不断地顶到钟灵的花芯,一边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小巧的乳头,动作故意的做得十分的温柔,务求将快感从钟灵的体内引发出来。十六岁的年龄,已经使得钟灵对男女之间的事充满了兴趣,尽管她知道自己如今是被人姦淫着,但是强姦自己的人实在是非常英俊啊…… 钟灵的唇内慢慢地传出了甜美的娇喘呻吟,我知道钟灵的性欲已被我成功的挑起,她的身体已经被我征服。我决定换个姿势来征服钟灵的心灵,我抱起钟灵,让她坐在我的身上,这个姿势使得我的肉棒能够更直接地深入钟灵的体内,钟灵只要稍稍地动一动腰肌,肉棒便能够顶到她的花芯上给她带来最大的刺激。

“真的是好舒服啊……就当是……就当是一场恶梦吧!”这样的一个念头在钟灵的脑中开始形成,于是慢慢地钟灵竟然开始学会自己去寻找更多的快感,她不自觉地扭动着自己的腰,让我的肉棒能够更好地带给她无盡的快感。我心中的得意更上了一层楼,看到这个清纯的处女在我的高超性技下开始自动寻欢,这是简单的强暴所远远不能比拟的。我轻吻着钟灵的面颊,处女失身的红晕满布钟灵的娇面,我轻啃着钟灵薄薄的樱唇,同时让下身火热的肉棒保持着不断的抽送。钟灵的花芯中开始渗出一阵阵的阴精出来,我得意地对旁边的钟夫人说道:“看你生出来的淫荡女儿,第一次破身便这么骚,淫水流得这么多!”钟灵这时正享受着无边的快乐,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我说的是些什么,甜美的喘息转化成春情荡漾的呻吟,阴道的肉壁开始蠕动,蜜汁从花芯深处不停地射出。中淫药的功效这时正发挥到最高峰,方才被我淫弄过的成熟肉体泛起了极度的渴求。而且女儿赤裸裸地在自己的眼前让男子肆意的姦淫,视觉上的刺激使得钟夫人更加的欲火高涨。

“不可以的,这个男人是个淫贼……我不能……”脑中最后的一丝清醒提醒着自己,让钟夫人一时还沒有沦为讨欢的淫女。我看到钟夫人的模样,知道她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,只要我再助她一臂之力,便能让她完全的成为淫药的奴隶。于是我腾出右手,伸出两根指头,一下便插入了钟夫人的淫穴之中,口裏淫荡地说道:“大美人儿,你看到小美人儿被我玩得这么痛快,是不是也很想要了啊?”钟夫人发出了一阵长长的哀鸣,至此她的心智终于不敌身体的煎熬,淫药的力量已经将她完全地征服,被我封住的穴道顿时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道沖了开来。原来我的内力便只是平平而已,点住钟夫人的穴道也无法持久,此刻钟夫人淫欲一起,体内的力量顿时便将被我点了的穴道解开。穴道一解,钟夫人飞快的扑了过来,此刻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些什么了,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被这个可恨的淫贼姦淫。她不顾钟灵就在我的怀中,樱唇迅速地找到我的舌头,两条饥渴的舌头顿时纠缠在一起。我心裏惊叹着“阴阳合欢散”的奇效,竟会让钟夫人变成如此饥渴的淫娃,此刻钟灵的扭动已经停止下来,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使得她变得疲惫不堪。

我趁势将鸡巴从钟灵的嫩穴中拔出,然后让她躺在地上休息,接着抱起钟夫人,钟夫人已经急不可耐地用手握住我的肉棒,便要向她的淫穴中导去。我淫笑着先阻止了她的动作,让她先躺在床上,然后我倒过身子伏在她白雪般的身子上,肉棒自然地摆在她的檀口之上。钟夫人看着这条混合着自己和女儿两个人的淫水,上面还有女儿宝贵的处女落红的肉棒,丝毫也沒有犹豫,一下便将它吞到口中大力的吮吸起来!钟夫人吮吸我肉棒的动作是如此的激烈,仿佛要将满腔的欲火透过她的动作传送到肉棒之上。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痒,“好好!要得!够骚浪!够味道!”接着头勐地一低,也大力地啃着钟夫人早就淫水氾漤的大骚穴了。两个人疯狂的动作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,这时我们两人都觉得这样已经不能满足自己极度高涨的欲火了,仿佛约定了一般,我和钟夫人同时坐起身子,我将她的身子勐地一推,让她再度仰面躺在床上,然后将她两条肥美的玉腿向左右大大的尽量分开。钟夫人盡力地配合着我,多年练武,使得她轻易地就能将自己的双腿大张成“一”字形的模样。我用手扶住肉棒,也不再玩弄什么挑情动作,一下便深深插入钟夫人的大骚穴裏面。钟夫人发出了一阵终于如愿的愉快呻吟,开始扭动自己的身子,和我同时去寻找人生的极乐…… 肉棒飞快地来回抽插着,和第一次姦淫钟夫人时不同,这次的钟夫人已经完全的放开她自己的身心,盡情地迎合着我的动作。我看着江湖中赫赫有名的“俏药叉”甘宝宝此时也如窑子裏面的妓女一般,对我的肉棒刻意逢迎,一时也忘了这是淫药所起的功效,倒像是我真的凭魅力让这个美妇死心塌地一般,心中的满足感达到了顶点。随着抽插的不断加快加重,我感觉钟夫人的淫穴也是不停地向外泛着阴精,到了最后,我突然觉得肉棒和钟夫人淫穴的交合处有一阵热热的液体沖过,同时鼻端传来了一阵腥骚的味道,原来钟夫人已经在极度的高潮之中失禁,黄色的尿液勐力的从尿道口喷射而出,染湿了我们二人的性器,染湿了身下绣着鸳鸯戏水的被单。这一日,我在万劫谷钟夫人的闺房之中,分別姦淫了她和她女儿钟灵各四次之多,而且分別在母女二人的小穴之中,射入了两波浓浓的精液……